聲音消逝了,見面之前長時間的電郵通訊早就讓

2019-10-04 作者:每日更新   |   浏览(191)

聲音是最接近靈魂的呼吸的,所以才能製造出人工智能的生命和愛的假象,而不是影像或其它可感媒介。而什麽又是真-相呢?難道不是所有的感情都有put on, act out的過程和痕跡嗎?

我會想看『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完全是因為預告中女主角的一段話:『我需要改變,十五歲起,我不是在戀愛就是在分手,我從沒為自己活過兩個星期,只和自己相處。』 這話聽起來相當可怕,卻是許多人都曾有過的真實處境。 就像電影中的女主角,她既是自由的旅遊作家,也擁有愛她的丈夫,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表面上看來不予匱乏,但實際上她卻從來不曾想過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因為她不曾和自己獨處超過兩星期,只是在空虛的時候不停填補。以愛情的甜蜜填補,以愛情的破碎填補。她的心總是五顏六色,多彩多姿,從來沒有只為自己空白的一刻。 很多人都和女主角一樣,很少一個人,總有談不完的戀愛,最後再從戀愛對象中選擇適合結婚的人共度一生,從此過著像童話故事般幸福快樂的生活。 然而,事實的真相並非如此,當她在婚後八年終於意識到兩人對未來毫無共同期許,即使丈夫依然深愛她,她仍然無法阻止自己想離開的心。 只因她的另一半,並非她真正的另一半。 大部分的人婚後不會再追求自我感受,除非對方有出軌的事實,否則大多會選擇和平共處,儘管兩人已是貌合神離,就算內心深處渴望改變的聲音不絕於耳,還是寧願選擇充耳不聞。因為我們都害怕平靜的生活被毀滅,害怕已經沒有力氣承載另一個陌生的開始,害怕不珍惜擁有,幸福就會轉瞬即逝。 【毀滅,是轉彎之路】 然而,如果眼前的幸福並非真正的幸福,我們是否有足夠的勇氣將它徹底毀滅? 女主角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情況下?選擇勇敢離開。她親手毀滅了別人眼中的美好生活,果決離開的背後,依然背負著至深的愧疚,但這卻是她人生第一次帶著空白的心為自己而走。 她在以美食和美景聞名的義大利盡情享樂,她毫無節制大吃義大利麵和披薩,完全豁出去的將自己交給這個陌生的城市。以往一向習慣以愛情填補空虛,這次換以美食來填補,讓身體一直處在飽足的狀態下,她的心似乎也起了微妙的變化。 雖然還未找到內心深處真正的答案,但至少她開始可以對自己微笑。   “吃”與“愛”似乎是維持身心平衡的重要依據,兩者缺一不可。 有人失去所愛,會藉由改變吃的習慣,改變自己。原本極為節制,可能變得肆無忌憚;原本毫無顧忌,也可能因為失戀而自動停止食欲。 我想,這應該是一種自我療癒的本能,在為自己重新填補或讓自己開始匱乏的過程中,放棄一直以來的習慣,放下習以為常的安全感,當我們不再依賴熟悉的感覺而活,才真正開始獨立生活。 毀滅,未必是敗壞,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反而讓你看見轉彎之路。 也唯有打破表相的幸福,真正的幸福才會露出一線曙光。 這,就是改變。 【改變,是面對的開始】 改變,不是為了逃避無法解決的困境,而是為了面對心靈深處最懼怕的聲音。 她離開宛如人間天堂的義大利,轉往物質相對匱乏的印度,想藉由清修的方式,理清混亂的內在,重新與自己對話。 赫然發現,認識自己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開始,她幾乎無法靜坐冥想,總是才坐了一會兒,就感到煩躁不安,過往的愛與恨如潮水般急速湧向她,她沒有離開,只是繼續焦慮的以食物填補。 拼命想找解決之道,才知道唯一的解決方法只有:坦然面對。 面對自己曾經的錯誤是因為無法一個人的恐懼,面對曾經愛過的人再也無法攜手共度人生的事實。當她坦然面對了自己最脆弱之處,所有壓在心上的重擔忽然變得輕盈,同時由內而外產生一股沉靜的力量,以柔軟的態度包覆過往所有的愛恨悲歡。 於是,她原諒自己的脆弱,開始擁抱一個人也可以美好的時光。 她讓我知道:一個人,可以是孤單,也可以是滿足。 我喜歡在餐廳看到一個人獨自用餐的自在畫面,能在人人為伴的地方,一個人也安然自得,這需要極大的自我能量,才能安於他人異樣眼光的注視。 又或者,我們總是難以自處,才不斷需要他人的陪伴,好填補時感空洞的內在。但這終究是治標不治本的方式,沒有根的自我,不管在哪裡?都找不到歸屬感。這就是為什麼有時候兩個人反而比一個人更寂寞,一個無法和自己相處的人如何能維持兩人之間的和諧? 所有失敗的關係,挫敗的關鍵都是不敢面對脆弱的自我,因而難以接受兩人之間可能不盡完美的真相。 從不曾為自己活過兩星期,到開始一個人生活,她試著傾聽自己內在的聲音,試圖從中找到一種由內而外,以自我為出發點的平衡感。 【真正的平衡,是從失去平衡開始】 最後,她帶著全新的自己飛抵多年前曾啟發她改變的峇里島。白天潛心修行,夜晚享受大好人生,維持在一種身心平衡的難得美好狀態。 她體會到維持平衡的最好方式就是和一切保持距離:不過度修行,也不享樂過度,她不想再將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處境,只想完整保有好不容易失而復得的自我。 她以為,這就是她千里迢迢追尋自我所得到的最終答案。 直到一段意外來臨的愛情,打破了她為自己重新建立的平衡關係。 在她不想戀愛的時候,愛情來了。她感到困惑,甚至有些憤怒,彷彿是上天特意和她開的玩笑,笑她無論如何都逃離不了愛情的誘惑,逃離不了就是不能一個人的魔咒。    於是,她斷然拒絕愛情,也拒絕可能幸福的機會。然而,她並沒有因為放棄愛情而回到先前擁有自我的安全感,她再度回到離開美國前的混亂狀態,她以為自己全部好了,卻沒想到令她不知所措的循環又開始了。 這似乎是每個人情感受傷之後的必經之路。當自己終於花費一番力氣找回自己,終於可以不再為愛情失去平衡,想一個人靜靜生活的時候,偏偏愛情又來了。我可以理她不願再徹底陷入的心情,這當中有好不容易找回自我的努力,也有害怕再重蹈覆轍的危險。 心,畢竟受傷容易,修復難啊! 所以很多人在受傷過後,寧願選擇封閉內心,也不再輕易接受另一段感情。 但峇里島德高望重的智者卻告訴她:『有時候,為愛情失去平衡,是平衡心靈的一部分。』 這話有如醍醐灌頂,我也跟著恍然大悟。 所謂維持身心平衡,並非為了保持原狀刻意拒絕自然來臨的感情,如果順其自然是維持身心平衡的秘訣,那麼,此時自然為愛情失去平衡,當然就是平衡心靈的一部分。刻意忽略或排斥,反而才是另一次身心失衡的開始。 明白任何事的一體兩面,我們才能看見自己缺失的部分。 『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是一個人的旅行,也是不同層次的自我認識:當我們敢於毀滅原有的生活模式,才能看見轉彎之後更寬廣的路;當我們改變了對待自己的方式,才能真正面對彼此的問題;當我們不再害怕偶爾失去平衡,或許才能達到真正的平衡。

我是天邊的一朵雲,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Alfred對Tristan說,我規規矩矩的生活,但是大家卻都更喜歡你,samuel,父親,甚至于我的妻子。直到那一聲槍響,他一生的困惑與痛苦,聚在他一眼的憂鬱之中,充滿了對愛的渴求。他希望弟弟們依賴自己,父親認可自己,Susan愛上自己。

有趣的是主人公的愛情作為聲音的形而上“假象”是無法忍受samantha要求代入的“肉體”的真實的。用柏拉圖的説法是理念與現實的差異?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愛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a non-typical review on “In Your Eyes”

Susan對Tristan說,永遠太遠了...我希望她死去,我甚至希望Samuel死去。直到那一聲槍響,她才從放棄Tristan的痛苦中解脫出來。

但如果只是聲音在場式的柏拉圖主義的戀愛,如何維繫和界定愛情的獨特性?聲音是沒有位置(topos)的,而愛是要指向當下的,至少有唯一性的訴求。果不其然,“她”“學”會了(性)愛后,便走出了人類自私的愛。看來抽象的在場性還是要外在的倫理和肉身的局限性來界-定的。

皇家赌场娱乐官方网站 1

文明趨走混沌,但卻帶來強權與世俗。大多數的人就像Alfred和Susan一樣,追逐著眾人眼中的成功與幸福,卑微的活著。就像越來越多的人想要擠入公務員的行列,拿微薄的工資享受權利所帶來的社會地位及相應的灰色收入,夾著尾巴等著晋升的機會;也不免有想要卻不可得的人,罵著前一種人,自己卻處在一個相應尷尬的地位,罵著罵著不罵了,罵出名了以后,就發現自己已然處于先前被自己鄙視的人群中;就像越來越多的人實際而麻木,指望著婚姻解決溫飽,房子車子成為婚姻的必要指數,甚至就連我都知道,我不會為一句虛無的諾言永遠的等著誰。所以說相比較起來,自然是奢侈品,愛情亦然。

最後,samantha與其他operating systems要離去時,她說when words fall apart, it is then endless space. 聲音消逝了,意義空間也就變成了空無。亦或還有更玄妙更不着相的精神情感世界?

素未謀面的兩個人,軌跡平行,彼此一無所知,甚至語言不通物種不同,偏偏上帝手一抖,開個玩笑,把兩人的靈魂打了個結。後果就是,與千千萬萬的人中,偏偏對方就是那個見了一面──甚至見面都可以省掉──就無法將就的「the one」。

只有少數人,會像Tristan和小Isabelle一樣,有血有肉的活著,比起既定的模式,有著自己的追求和夢想;Tristan有想要保護的東西,Samuel的死讓他感到恐懼,即便是愛情,也未能使他擺脫,所以他去尋找解脫,就像他和Susan說的,他已經死了。他“死”了一次,然後活了過來。小Isabelle堅信著會嫁給Tristan,于是,她等來了重新活過來的Tristan,她的一生,短暫但是幸福。

「命中註定」是「羅曼蒂克」的內核,不過是相信在茫茫人海中有那麼一個人,與你是天作之合,一舉一動、一行一停,不用太多的遷就和改變,都默契無比。空間上的距離可以無限放大,直至量化為∞;但是只要一眼,電光火石之間,心以光速貼近,一根無形的鎖鏈把它們相連,自此之後,即使下一秒世界將灰飛煙滅,宇宙將重回混沌洪荒,都不能阻撓這一秒的相擁。

其實電影是人們逃避生活的一種方式,不論如何我們都是無法活在電影里的。最近看了一本關于民主與新聞界的書,看了這部電影后又重新想到這個問題。有些觀點強調民主的重點是要關注弱勢群體的聲音,進而保護弱勢群體。我個人一直不大認同此類關點,我覺得應該辨別弱勢群體的種類,然後重點在于如何改變弱勢群體的地位,如何使各類群體的聲音都有表達的機會,提供一個相對公平的環境才是重點。我想只是自己想得太理想化了,世界太複雜了,假象環生,無法做到公平吧!所以,這個世界不是完美的。就算電影中,我們都喜歡Tristan追求自然狂飆男性荷爾蒙的放蕩不羈以及小Isabelle堅定不移的執著,我們終歸還是要活充滿各式各類框框的世界里的,因為文明進行到一定程度,已經沒有那么多的“草原”,給人以回歸自然的空間了。進而,我覺得民主也是一個做作的詞,就覺得老美神馬的老拿中國的人權問題說事兒挺幼稚的,何必五十步笑百步呢?

距離無限,瞬間相愛。大約這就是浪漫。最高境界是柏拉圖式的──肉體不過是精神的容器。

不過,要承認老美就是強悍,人家的電影拍得也牛,中國就拍不出來這種電影,為神馬呢?和其個人中心主義是不是也很有關係呢?本段以下內容很不恰當的打了個大標簽,犯了類型化的錯誤,但恕本人不才,這已是我此刻想出的最佳的表達方式了。比較而言,中國的模式是說個人是不行的,不是每個人都會成為偉人改變國家以至世界的,所以中國人聰明,但是偉人少,獲諾貝爾獎的也少(表丟雞蛋[抱頭]皇家赌场娱乐官方网站,,咱不稀罕神馬諾諾貝爾,咱也發明個神馬獎啥的,給全世界的人頒,把諾貝爾比下去,讓諾貝爾徹底成為浮雲[偷笑],沒有表情真不習慣,豆瓣改明兒也發明個吧)

Storyteller們熱愛這一套。比如杜麗娘可以在夢中愛上柳夢梅,還愛得死去活來;比如電影Her,為情所傷的男人和人工智能的「親密關係」;比如瓶中信,女主角讀過男主角的漂流信件后就fall得死心塌地;比如You’ve Got a Mail,見面之前長時間的電郵通訊早就讓兩人彼此傾心,否則也沒有後來的化敵為友盡釋前嫌happily ever after。

我一直不太明白Tristan內心熊的聲音到底代表著什麽,為什麽獨獨是熊?不是獅子,老虎或者雄鷹呢?熊到底是代表什麽樣的文化符號呢?求解釋。管理學、經濟學教授們上課的時候,都提到人性本善惡的事情,其實我覺得人性是一個中性詞,就像趨利避害一樣。不明白為什麽總有人認為趨利避害是惡的呢?難不成人性成為趨害避利就是善了?我覺得人性是個很奇妙的東西,主要在于不同人的座標上,利和害的定義并未確定。如果說幫助他人是善的話,那么其實人性里面是有幫助他人得到快樂這么一個方面的。但是就社會不是單維的,就幫助他人這個事情上,就會有各種各樣的因素導致各種各樣不同的結果。所以說,只用善惡來評判人性,太單調了。

比如In Your Eyes。北美洲東西海岸之間的距離,整整兩個時區之間的時差。維繫彼此的不是網絡也不是信件,Rebecca和Dylan以更直接了當的方式神交──我可以通過你的眼睛看到你的生活,通過你的手觸摸世界。更重要的是,可以通過你的耳朵,聽見你的聲音。

皇家赌场娱乐官方网站 2

「soulmate」和浪漫病

看見這個設定,我的第一感覺是,挺不要臉的啊,創意幼稚到極限,荒謬到幾點還理直氣壯,就像有人剛剛做了一個很荒唐的夢,還不打算藏著掖著,恬不知恥的到處跟人說。彷彿聽得到編劇叫囂「他們就是天生一對命中註定match made in heaven missing puzzle piece for each other怎麼了吧」。

第二感覺是,這特麼不就是風靡歐美fanfiction圈子的「soulmate kink」嗎?soulmate設定當中,每人生下來手腕上都會有另一個人的名字,那個人就是你的靈魂伴侶,是你終其一生要尋找的人。最kinky的地方恰好和In Your Eyes的設定相同,soulmates之間可以分享五感,但是沒有辦法像電影當中那樣溝通就是了。至於後來,洋妞再接再厲,把「soulmate」和「dom/sub」設定給混合了起來什麼的,咳咳,我什麼都不知道。

但是這樣一來,編劇你算不算竊取廣大fangirl的腦力勞動成果?義憤填膺上網一查,哦,原來是Joss Whedon 在1992年寫的本子,作品一覽中塞滿了《神盾局特工》《復仇者聯盟》這類硬派科幻的大導演,原來還有文藝清新的、罹患浪漫病的青春年華啊。

本文由皇家赌场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每日更新,转载请注明出处:聲音消逝了,見面之前長時間的電郵通訊早就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