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兰执导的蝙蝠侠三部曲,黑暗骑士——有灵魂

2019-09-26 作者:每日更新   |   浏览(189)

月中花了一天时间把蝙蝠侠系列7部过了一遍。虽然是草草的走马观花(3倍速+跳跃前进大法),但从80年代末到21世纪,从蒂姆波顿到诺兰,超级英雄片的拍摄模式的确变化巨大。作为一种类型篇,超级英雄片有自己的模式,从《超人》就开创了超级英雄片的美国式伟光正传统,要么是高帅富,要么是超能力,各种矮矬穷在片子里基本除了配角就是配角。而剧情冲突方面,总体都是以漫画式的人物来构筑漫画式的冲突,这在人物脸谱化比较明显的蝙蝠侠系列中更是如此。蒂姆波顿算是比较特立独行的了,但他的蝙蝠侠也没有脱离这个框架。当然现在来看老的几部蝙蝠侠当然还是波顿拍的企鹅人猫女这部,剧情冲突足够复杂,而且也给反面角色以足够的表演和解释空间(企鹅人的形象是早期几部中最饱满的)。

诺兰执导的蝙蝠侠三部曲

布鲁斯韦恩的自我本我超我——关于诺兰的《蝙蝠侠》三部曲
2012年8月31日星期五
2005年暑假,Batman Begins上映,在现在已经被拆除的明星影院不大的放映厅里,诺兰的蝙蝠侠以一种脱离以往夸张漫画风格的黑暗情调震慑了刚收到高中录取通知的我。
2008年The Dark Knight(以下简称TDK)由于涉及到中国场景未能在中国大陆上映。但这一点也不影响我怀着虔诚的心情买下了当期《电影世界》,上面写着“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电影?”那年的TDK以一度超过《教父》成为IMDB第一名的好口碑和超越《指环王》《哈利波特》《变形金刚》成为当时影史票房第一的双巅峰成绩,彻底刷新了全球影迷对于“超级英雄”电影的看法。
然后就来到了2012年The Dark Knight Rises(以下简称TDKR),丹佛的枪击案让影片上映伊始就蒙上阴影。而带着TDK招致的高涨期待的观众对于最终章似乎也不那么满意。有人说,这是一流的商业片,二流的诺兰片。更多的人是在怀念TDK里希斯莱杰的小丑浑然天成的癫狂和宏大深沉的思辨,并以此来诟病TDKR里反派贝恩的“单调”和“不够过瘾”的结尾。
我不这么认为。
鉴于全面分析三部曲的工程太浩大,本文就布鲁斯韦恩/蝙蝠侠的塑造来看诺兰是有多用心地对待这个系列。蝙蝠侠从来都是归于超级英雄系列,但仔细分析诺兰的三部电影,他其实并没有过度强调“英雄”的字眼。甚至在TDK里,他借戈登之口说出:“He is not a hero.”这种话,相反他赋予蝙蝠侠Knight这种中性的不带评价的称号。在诺兰之前,蒂姆伯顿、乔舒马赫都执掌过蝙蝠侠系列,而他们电影里的配角(跟诺兰的三部曲一样)无一不是大名鼎鼎:杰克尼科尔森的小丑(其实一点都不逊于希斯莱杰好吗)、妮可基德曼的女记者、乌玛瑟曼的毒藤女、金凯瑞的我忘了叫什么名字的恶棍、米歇尔菲弗的猫女(最经典的猫女没有之一)、阿诺施瓦辛格的冷冻人……曾饰演过蝙蝠侠的迈克尔基顿、方基默和以上明星比起来,似乎除了面具之下的颌骨和性感嘴唇(这一点倒是所有蝙蝠侠的一致特征)有所不同之外,大多数人都会把他们的真实形象忽略。
但是克里斯蒂安贝尔不一样,在我看来,他没有淹没在这史诗三部曲的各色配角光辉下,他的蝙蝠侠是三部曲自始至终的主角,所有的戏剧效果和正反面角色因为他的存在才有价值才能发光。这不单纯是“主角效应”,仿佛因为蝙蝠侠是电影名字所以他必须全知全能必须不死不灭,如果仅仅如此,那诺兰的蝙蝠侠系列绝对不会受到这样的追捧。即便是TDK里万众追捧的小丑依然不能掩盖贝尔的光辉,因为小丑是为了挑战蝙蝠侠而存在的,张扬是很容易被铭记的,何况希斯莱杰犹如小丑附体一般的夺魂表演更是让小丑的黑色痴狂铺张到整个屏幕,而他的去世让这最终的表演加上了生者难以匹敌的附加分。但是这不意味着大多时间隐藏在面具和盔甲之下的贝尔就此失色。
除却伪装,布鲁斯韦恩首先是一个人,血肉之躯,即便去除装甲,格斗能力依然很强,这一点在Batman Begins里面已经有充分的铺垫:他学习各种格斗术,在影武者组织里获得承认等等,即便穿上蝙蝠装,有福克斯提供的蝙蝠车等高科技支持行侠仗义的时候,细究下来,他面对每部对手最终招数依然是近身搏斗。跟《复仇者联盟》里的英雄不同,他没有一点超能力,也没有因为各种实验变异的基因。钢铁侠虽然跟他同样是富二代,但是完全靠的是机械支撑,近身搏斗能力无法相提并论。所以,在诺兰的前两部蝙蝠侠电影里,他在近身搏斗上没有碰到过对手(除却第一部的修炼之外)。而这个设定恰恰就是第三部的出发点,也是诺兰和贝尔在TDKR拍摄花絮里一直强调的:贝恩是蝙蝠侠第一次碰到在身体上超越他的对手。这个剧情正好补完了前两部的设定,也正是这个对手,让布鲁斯韦恩/蝙蝠侠完成了他从自我到超我的过渡。
由此,我把TDKR当成“一个新的开始,一个游戏,一个自转的旋轮,一个原始的动作,一个神圣的肯定。”
1、Batman Begins:Fear (Das Es, 自我)
Batman Begins开始于布鲁斯韦恩的自我放逐(第三部的开头呼应了第一部的放逐),用体验犯罪来寻找主张正义的方式。通过影武者组织的训练,他开始学会怎么控制自己的恐惧——对未知的恐惧和对蝙蝠(形式和心灵意义上)的恐惧,在无法认同影武者组织的宗旨之后单挑完胜忍者大师(拉斯阿古),然后回到哥谭镇,用自己恐惧的形象来创造恐惧,震慑罪犯。让他意识到恐惧力量的不仅仅是影武者,还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只是手下杀了枪杀他父母的黑帮老大,他告诉韦恩,钱不能买到绝对的权力,但是恐惧可以。
布鲁斯韦恩在蝙蝠洞里拿着荧光棍从黑暗中站起来,成群的蝙蝠在他的身边环绕飞舞,那就是蝙蝠侠应该有的开始:他作为个人的恐惧依然存在,但是他不逃避恐惧,而是把恐惧当作自己的力量来“实现正义”。这里用引号是因为Batman Begins只解决了布鲁斯韦恩个人,即自我是如何处理本身最直接的欲望(比如想要为父母复仇、对腐败哥谭的愤怒、对瑞秋的感情),并将这些欲望合理地构筑成一个比较平衡的状态,以便借助蝙蝠侠的伪装来打击犯罪,“实现正义”。这时候的布鲁斯韦恩是要变成蝙蝠侠,这是仅仅是一个开始。青梅竹马的瑞秋在片尾破题,当布鲁斯以为能够重新开始时,她摸着他的脸说:“这才是你的面具,现在的你是罪犯们的恐怖来源,而真正的你从未归来。”瑞秋这个角色其实在三部曲里面真的不是花瓶那么简单能概括的,虽然同样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设定,但是她对于布鲁斯韦恩或者说蝙蝠侠的性格转变以及剧情的推动有直接的作用,而且毫无疑问,在这三部曲的剧情里,瑞秋一直是布鲁斯的真爱。
第一部只是一个开端,布鲁斯韦恩从自我出发,开始向本我——也就是第二部要阐述的布鲁斯韦恩/蝙蝠侠这两种人格对立统一的探索。所以第一部的关键词“恐惧”只是手段,而这个手段服务的目标——实现正义,则是第二部TDK阐述的关键。
2、The Dark Knight: Hero & Villain (Das Ich, 本我)
第一部解决了手段的问题,第二部就要开始为目的正名,在这里用justify或者legitimize都很恰如其分。正是因为主题的定调不同,让TDK有了三部曲中最高的命题——正义是什么?英雄和恶人的界限在哪里?大概也正是因为TDK的立意相较于第一部高出太多,一下子让观众大开眼界,也为商业片的思考格局树立了一个几乎不可超越的标杆,这也就为TDKR设立了隐形的障碍。
用一部电影来阐述关于正义的终极命题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是诺兰做得很巧妙。他的巧妙并不在于他提供了答案,而因为他在无法提交完美答案的情况下,书写了一个令人不堪承受的动容结尾。
第二部的布鲁斯韦恩显然进入到了一个“英雄”瓶颈:作为法外之徒,他惩治犯罪,但他的行为是不被法律或者说体制允许的。社会的运行需要稳定,法律的排他性很明显:如果法律是用来实现正义的话,那么就不能用非法的手段实现正义,或者说非法手段实现的正义也是非正义。后半段话可以用程序法上“毒树之果”来理解。但是蝙蝠侠在司法系统无法对罪犯制裁的情况下实施的法外“正义”是否是正义呢?
显然蝙蝠侠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要树立一个White Knight,他选中了检察官哈维丹特。跟蝙蝠侠代表的Dark Knight相反,光明骑士可以行走在日光下,作为检察官他代表着司法系统,他刚正不阿,充满理想主义,他有着蝙蝠侠没有的特权——名正言顺地践行正义,甚至他还有布鲁斯韦恩无法享有的、和瑞秋光明正大的爱情。可以说,在丹特黑化成双面人之前,蝙蝠侠/布鲁斯一直是将他作为另一个更理想更完美的自我对待的,也可以说他将丹特作为自己的补完在仔细呵护着,希望通过树立光明骑士的形象,让普通民众有可供效仿的对象、渴盼的希望。
但是布鲁斯没有意识到,丹特并不是蝙蝠侠,他没有那颗报警摧残的坚强的心去承受小丑的终极折磨。或许蝙蝠侠可以承受失去瑞秋的痛苦(注意是蝙蝠侠,不是布鲁斯韦恩),因为在作出救人决定的那一瞬间,他清楚地意识到如果选择了丹特,瑞秋就绝无生还可能。但是他还是那么做了,因为黑暗骑士需要光明骑士来代替他行走日间,引领普通民众走向正义,因为光明骑士的甲胄不会沾染上无辜的鲜血,他的长剑只需要指引方向而不必被玷污,只有这样纯净的正义才能当作典范来效仿,只有这样高尚的形象才能被瞻仰,任何瑕疵都不能有,一旦如此,追随的群众便有了松懈和作恶的藉口。所以作为黑暗骑士的蝙蝠侠需要承担所有光明骑士的罪恶,来保证后者的光辉形象。而这一点小丑帮助蝙蝠侠看清的。
第二部里面第一个让我难以释怀的场景:希斯莱杰的小丑将头伸出警车,背后是五彩的霓虹灯,他在夜空中无声地微笑。其实跟第三部的贝恩相比,小丑才是代表人性最纯正的恶(pure evil of humanity),他不为钱,只是渴望混乱,纯粹的混乱,这跟第三部的贝恩强调的“还权于民”还不一样,小丑根本不在乎“民”,他什么都不在乎,他的存在似乎是为了测试“人可以有多邪恶”。所以小丑设计了一个类似于囚徒困境一样的实验:一艘装满平民的船,一艘装满重刑犯的船,两艘船互相拥有炸毁对方的遥控器,而在某一个时间内,一艘船先炸毁,另一艘船可以幸存,经过时限两艘船都没有动静,小丑会将两艘船都炸毁。这个设定非常了不起,这等于把桑德尔的公开课前四节要讲的内容在十几分钟内呈现出来。诺兰没有纠结在如何辩论功利主义的弊端上,而是让双方在挣扎一番之后都没有按下遥控器:正是这个设定让我看到了诺兰和库布里克或大卫芬奇的不同,也是为什么我会相信《盗梦空间》最后李奥纳多回到了现实,以及TDKR里布鲁斯逃出生天归隐田园。
掌握了恐惧这一武器之后的蝙蝠侠在这一部的片尾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他看清了自己作为布鲁斯韦恩和蝙蝠侠的区分和使命,他承认了作为黑暗骑士只能隐于幕后,也因为他不必被人效仿不必被人追随甚至也不需要被人喜爱,他可以承担不属于自己的罪过,以此来保持光明骑士的形象,换言之保住一般人能够承受的希望,让公众对体制还能拥有信心。第二部的结尾,蝙蝠灯被砸,被救下的警长戈登的孩子问父亲,为什么警察要追捕蝙蝠侠,他什么都没做错。戈登没有办法解释他跟蝙蝠侠的君子协定,这是一个完全不对等又完全自愿的协议,蝙蝠侠用自己的名声来换取公众对体制和“可以接受”的正义的信心。于是戈登回答说,“Because he's the hero Gotham deserves, but not the one it needs right now. So, we'll hunt him, because he can take it. Because he's not our hero. He's a silent guardian. A watchful protector. A Dark Knight.”TDK第二个令我难忘的场景是:伴随这段话,警察带着警犬追捕蝙蝠侠,他的黑色斗篷在隧道中展开,他是能承受一切苦难的黑暗骑士。
所以在TDK里我们可以说布鲁斯韦恩作为人的形象完全被作为概念的蝙蝠侠代替。这在片子一开始,阿尔弗雷德对布鲁斯的身体状况表示忧虑时,布鲁斯说:“Batman has no limits.”阿福马上回答:“But you do, sir.”就可以看出端倪。作为一个象征,蝙蝠侠接受了自己存在的理由和于此对应的结果。小丑死了,蝙蝠侠必须终结小丑纯粹的恶留下的无序,还要重塑普通民众的信心,所以他用自己的精神力来承担罪行,以换取正常的秩序。他可以不成为“善”,而为了保护“善”,可以直接对抗恶,甚至成为“恶”。
回到布鲁斯韦恩这个角色身上,第二部解决的是蝙蝠侠和布鲁斯双重身份的认同问题,但诺兰实际上只解决了前者作为标志和概念的意义,对于作为人的布鲁斯韦恩并没有给出答卷。
这就是为什么要有第三部。
3、The Dark Knight Rises: “Not everything, not yet.” (Das Über-Ich, 超我)
第三部里面最难忘的台词应该就是赛琳娜凯尔(猫女)让蝙蝠侠跟她一起离开的时候说的:”You don't owe these people anymore. You've given them everything.”而蝙蝠侠只是说:”Not everything, not yet.” 虽然在预告片和各种片花里面已经看了无数遍,但在电影院看的时候我还是差点哭出来。在经历过第一次单挑贝恩不成,被折断脊椎骨扔下地牢之后,在全身伤痕累累基本上无法治愈之后,蝙蝠侠或者说是布鲁斯韦恩依然选择留下来,对抗恶。作为蝙蝠侠来说,他必须毫无保留,为这个城市献出自己的血肉。
TDKR里面有大段蝙蝠侠和贝恩的打斗情形,拳拳到肉的真实,没有任何美感。正如诺兰一再强调贝恩是第一个肉体上比蝙蝠侠更强壮的对手,他从物理性地基本摧毁了布鲁斯韦恩的肉身。如果说第二部的小丑是在精神上重创蝙蝠侠的话,那么第三部的贝恩则是从肉身)重创布鲁斯韦恩。这两部的目的在于对同一个主体(蝙蝠侠/布鲁斯韦恩)在两个层面上(精神和肉体)的全方位打击,而这种打击的意义是为了彻底消灭蝙蝠侠这个概念,让他从形式和实质上都抹去
贝尔在访谈中说“It’s a full circle.”第三部里很多关键时刻都出现了第一部的回放。第一部的主题“恐惧”在第三部里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布鲁斯并不是用恐惧来震慑罪犯,而是用恐惧来拯救自己,不用绳子爬出深井的设定用中国的古话很好概括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而布鲁斯韦恩要用自己被摧毁过无数次的身体来最后一次拯救哥谭。看到这里我想到了谁?《耶稣受难记》里面的耶稣。还有的呼应比如说第一部死的忍者大师,他的女儿成为了终极反派。而呼应第三部开头布鲁斯在阿尔弗雷德离开之后说的“很多人是失去之后才知道多重要”,玛丽昂饰演的米兰达塔特(塔利亚阿古)恰好是因为蝙蝠侠在第一部里面杀死了利亚姆尼森饰演的她憎恨的父亲忍者大师(拉斯阿古),才发现自己有多在意,进而继承父业,跟贝恩里应外合,摧毁哥谭。
说起第一部拉斯阿古摧毁哥谭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城市已经彻底腐朽,没有存在的价值,只有彻底毁灭才能重新开始。这个理论跟尼采提出的“最大的恶就是最大的善”不谋而合。因此,如果彻底毁灭实体的哥谭镇是拉斯阿古/塔利亚的目的,那么贝恩私设人民法庭、炸开监狱、洗劫证交所等等恐怖行为,更像是对现有体制的嘲弄。极具讽刺的是在躁动的民众走上街头,对富人家进行打砸抢的时候,猫女看着一家破碎的相片,说:“这里是他们的家。”而她的搭档更正说:“现在是我们的了。”(这一段居然过审了真令人泪流满面)
与第二部小丑彻底放手让人自主作恶不同,小丑强调的是个体本身的恶,他根本没有想任何秩序问题,因为小丑坚信人性本恶一旦激发出来,秩序是无法控制的,而人性本恶,所以秩序只是束缚人性的枷锁;TDKR里,贝恩不断在强调阶级对立,“还权于民”,打破界限,用私人军队建立暴力控制的秩序(把警察控制在地下、把政府大楼烧毁、炸断所有桥梁等等)。从这个意义上说,小丑在试图解放“恶”,而贝恩则是表现“恶”。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最大的恶就是毁灭,拉斯阿古追求的终极的恶,因为当人都不存在了,善恶也都不重要,小丑一直强调的善恶相对概念也没有意义了。所以,几乎所有的大结局里面都要来一次这种人类要面临全灭的境地,这都是为了重新开始。
所以蝙蝠侠要承担起这个结束和开始的过渡,他要成为那个连接点,既不能让旧世界(哥谭)毁灭,又要保证新世界能重建。而在完成这个循环之后,他终于可以不再是蝙蝠侠,他可以摘下面具,做回布鲁斯韦恩。
片头身为老管家的阿尔弗雷德和身为多年好友兼技术导师的福克斯对布鲁斯韦恩个人幸福问题表示非常关心,因为他们接触到的大多数时候还是身为凡人的布鲁斯韦恩。而赛琳娜在舞会上问布鲁斯“你的伪装又是什么”则是代表其他只是看到身为概念和象征的蝙蝠侠的人的疑问。
这就是诺兰在三部曲的最终章需要回答的最后一个问题:蝙蝠侠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超越了第一部的那个学会利用恐惧而打击犯罪的蝙蝠侠形象,也超越了第二部愿意承担黑暗而默默守护的黑暗骑士形象,直接穿过了蝙蝠侠的面具而直指戴面具的那个凡人。在潜行暗夜惩罚罪恶的过程中,作为凡人的布鲁斯韦恩逐渐消弭,而作为概念存在的蝙蝠侠日益强大,但这不科学。作为概念载体的肉身终究会受伤会被消灭,但是概念本身不能因为载体的失去而丧失意义。因此诺兰在第三部里放下了约翰布莱克/罗宾,作为蝙蝠侠的继任者和戈登警长继续在黑夜和白天守护这个城市。罗宾没有身份危机,不必经历自我本我超我的挣扎,他曾经是代表体制的警察,但是他看到了这个身份的限制,也看到了蝙蝠侠要成为蝙蝠侠这个概念的牺牲,在充分认识的基础上,他自主地选择成为罗宾,替代蝙蝠侠成为守夜人。
第一部里面瑞秋说的那个out-there-somewhere的布鲁斯韦恩,可以回来了。
这一个循环圆满了,下一个循环刚开始。

蝙蝠侠前传2:黑暗骑士——有灵魂的英雄片!!!无小丑,皆配角。。。 2012-06-08 15:18 (分类:影评)
为即将公映的《蝙蝠侠前传3:黑暗骑士崛起》祝福!希望能有一个满意的票房!

新世纪的片子平民化和写实化的倾向都很明显。不得不提一下著名的吊死侠蜘蛛侠的出现——那句著名的“高帅富靠科技,矮矬穷靠变异”笑了我半小时——初代蜘蛛侠剧情结构很简单,立意也很明确:“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整个剧情围绕这个核心站靠。一般而言由于受众的原因,所以超级英雄片不需要特别复杂哲学命题,把简单的道理在娱乐中讲清楚即可。但如果一直是这样的要求,我也未免低估美国人智商的发展了。于是乎就有了诺兰和他的蝙蝠侠前传三部曲。像我这种对黑暗情有独钟的人是决计支持那些对人性黑暗面的探讨的,诺兰的蝙蝠侠前传满足了我这个心理需求。主角从自己害怕的、黑暗的象征——蝙蝠中寻找勇气和力量,在公权力无暇顾及的地下世界化身为正义的代言人,这个故事本身就包含了太多辨证的因子。诺兰能够对布鲁斯韦恩和蝙蝠侠的形象做出这样的理解,实在难能可贵。更奇的是,他的高登市,在911恐袭后,也多了一丝更加现实的因素,诺兰似乎也乐于模糊漫画和现实的界限,这不仅让影片看起来更生动,剧情也抓住人心。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前传2里的小丑,虽然看似像老版的小丑一样有着脸谱和一般地疯癫,但这个小丑对于诺兰而言是个更抽象的存在。阿福质问韦恩:你自以为了解罪犯,但你不知道有些人就是思维迥异于常人!(大意如此,看得快不仔细)——导演在此就把小丑的角色抽象化了。诺兰的确有在驾驭复杂的哲学命题和丰富的剧情冲突的能力。

在众多超级英雄当中,克里斯托弗·诺兰拍摄的蝙蝠侠可能是最不起眼的一个。他不仅没有诸如超人、X战警那样个个身怀绝技,也没有钢铁侠那样惊世骇俗的高科技,他的一身装备连一只猎犬都挡不住,以至于当他在第三部中被忍者大师的女儿米兰达插中一刀之后长跪不起。

究竟阿尔弗雷德在佛罗伦萨的咖啡厅里见到的韦恩是他的想象还是事实,这个问题就犹如诺兰在《盗梦空间》的最后让那个小陀螺转起来一样,他有答案,但是不想要那么直白地说出来。诺兰不是大卫芬奇不会像后者在《七宗罪》里毫不留情地让布拉德皮特开枪成全罪恶,诺兰也不是库布里克不会像后者在《奇爱博士》里让核弹爆炸世界毁灭一空,从对Happy Ending的把握上看,诺兰更倾向斯皮尔伯格。当布鲁斯韦恩和赛琳娜坐在佛罗伦萨的咖啡厅里,跟阿尔弗雷德颔首微笑时,我想到了《人工智能》里小机器人大卫爬上陷入永远沉睡的母亲的被窝,跟她一起睡去。

在这个充满漫画和美国英雄的时代里,蜘蛛侠、绿巨人、钢铁侠、美国队长。。。一个比一个酷,一个比一个有着神一般的超能力。。。不久前的《复仇者联盟》的成功,看出了人们对英雄,对特效的喜爱。。。而归根结底,复仇者再怎么神通广大,人们看到的仅仅是英雄,一个在现实世界中永远也实现不了的英雄梦。而电影真正带给人的也只有那两个小时的快感吧。。。

然而,诺兰的野心远不止于此。在第一部讨论了主角内心的问题,第二部讨论了罪犯和法官内心的问题后,第三部中对宏大社会革命题材的处理,似乎诺兰还想着力表现一下群众心理问题。虽然对他的政治观点我的确不很赞同,但平心而论,这场持续数月的社会革命题材,诺兰想在2个多小时的篇幅里想表现出来还是太费劲了些。最终,他最出色地完成了的还是布鲁斯韦恩及其周遭人等关系的探讨。一场社会革命很可悲地变成了几个人言情剧的陪衬品,不得不说是及其令人遗憾的。——当然谁要有这个能力也是500年不世出的天才水准了,诺兰做到这样已经很了不得了。

蝙蝠侠中刀

对我而言,想不到更好的结局。

我曾经对英雄类电影有着极深的抵触心理,仅仅是因为《变形金刚》似的无脑剧情,和乱到眼晕的特效。三部《变形金刚》看下来,我甚至都没有看懂为什么汽车人要来到地球?原本的令人无比怀念的童年玩伴变形金刚,在电影中成为了一辆辆豪车的广告,一堆堆金属的互相碰撞。。。没有灵魂的电影,我看不下去,虽然《变3》在中国破天荒的破了10亿!但我真的很想说一句,现在的影迷看电影是不是也太随便了点,只要有名有特效,把广告做的够大,足够吸引人,什么剧情、起伏都靠边站,制片商就能在中国这片“人傻,钱多”的地方赚个腰肥体圆。。。如果这样,那导演们都去拍大特效的爆米花片好了!不要有血腥,色情,政治因素,过了广电总局,在中国大肆的做广告,上映之后,靠着这13亿人口就可以吃穿不愁了~~都么美好的憧憬!都么美好的未来!难道中国的影迷就不能把眼光放高些吗?我相信,你走到电影院门口,去问那些刚看完《变3》的小姑娘们,你们知道泰坦尼克号吗?她们会涨红了脸,满脸激动地告诉你以前莱昂纳多是有多帅,现在的莱昂纳多是有多丑。而如果你问她们知道搏击俱乐部吗?不用她们回答,你就会看见她们一脸的沉思状。。。这就是现在的中国影迷吗?爆米花片就可一养活的一群摇钱树吗?影迷质量不高,何谈电影质量?

Wiki上看到这样一段话很有意思:制片人艾玛·托马斯(诺兰的妻子)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绝对不可能拍摄第四部,无法想象如果继续往后拍摄的话会是什么样子...三部曲的优势是能让你感觉到整个故事的起承转合,如果有第四部,整个故事格局就会被打乱”。看来诺兰也是了解到摊子越摊越大所带来的难以收拾的后果的。第一部蝙蝠侠由世人眼中的坏人变好人,第二部由好人由变坏人,第三部再次靠自我牺牲洗白成为永垂不朽的好人,好吧这已经是“正-反-合”的标准辩证法命题了Orz……

事实上,大导演诺兰的这三部蝙蝠侠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前传:

By 田鼠
在家
2012年8月29日 第一稿
2012年8月31日 第二稿

皇家赌场娱乐官方网站,我接下来要讲的,是我对克里斯托弗 诺兰的敬佩,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使我找到了大片与文艺片之间的平衡点。我第一部看的诺兰的作品是致命魔术,我承认,我是冲着休杰克曼才会看的这部片子。。。没想到,这片子给我的感觉却出奇的好,我一直认为,魔术类的片子,是所有的片子中最难拍好的,你既要演出魔术的精彩,还要满足影迷作为看电影的好奇心。而这部片子把这两者结合的恰到好处!但最令人感叹的,还是那强大的故事线,如果没有了故事线,诺兰的片子就只剩下一张皮,这是我对诺兰电影的评价。而且诺兰对于结局的悬念保留也做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不看到结尾,我必须承认我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致命魔术》中的那个休杰克曼已经不是“休杰克曼”了。。。对于诺兰,我要说英国人的叙事与审视社会的能力真的很强,他们会用黑色幽默的方式去讽刺,而不像美国人那样去直接的以丑角的方式演绎。诺兰继承了这一良好的传统,当然他也有由于前人的一方面——他的想象力。没有想象力,诺兰永远也无法完成《盗梦空间》一个完完全全的美国大片,却被这个英国人用艺术片的手段和大片的特效制作出了,到现在人们还在津津乐道的经典电影。我并不知道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人真正看懂了《盗梦》,还是他们去看这部片子仅仅是因为是好莱坞当年的大制作?但可以看出,《盗梦》的票房在中国远不及《变3》,甚至有媒体报道有些人看完《盗梦》后,走出影院,满脸怒相,骂骂咧咧,也许他一辈子也不愿意看这么高智商的片子了。。。一部电影足以把他的脑细胞杀得一干二净。。。我把《盗梦》翻来覆去看了8遍,不是为了凑数,而是我真的想把这不电影看到透彻,看到没一句台词,没一个眼神多包含的深意都一清二楚。。。我做到了。。。我了解了一部巨制如何能如此的有叙事性还如此的高智商却又能迎合爆米花片观众的胃口。。。诺兰不像卡梅隆,疯狂的崇尚高科技,去迎合“28定律”里那80%的人。诺兰有自己的想法,他只拍自己想要的,即使只有20%的人能弄懂,他也愿意用这少数人的号召力去影响那80%。。。但又不得不说,奥斯卡就是为那80%的人所设立的,诺兰的“致命魔术”、“记忆碎片”、“盗梦空间”没有一个让他染指过小金人。他永远坐在那里,看着一个人又一个人的上去领奖。。。他和莱昂纳多一样,永远不是奥斯卡的宠儿,但总有一天他的光芒会让奥斯卡屈服,我相信,这只是时间问题。。。

顺着这个意思说下去,谍影重重拍了第四部还真不是什么好事你们说是不是?

需要指出的是,所谓“蝙蝠侠前传”的说法是不恰当的。首先,本系列影片本身有完整闭合的剧情;其次,本系列电影的情节与以前影片有冲突之处,比如《黑暗骑士崛起》的第一反派贝恩(Bane),在1997年的电影《蝙蝠侠与罗宾》中只是一个令人恶心的配角;第三,影片的英文名(Batman Begins,The Dark Knight,The Dark Knight Rises)里也并无任何“前传”的意思,所以,克里斯托弗·诺兰的蝙蝠侠系列电影跟以前的蝙蝠侠相关电影并无任何关联,是一个独立的系列。(引自百度百科)

对于《蝙蝠侠前传2:黑暗骑士》,我有着奇怪的偏好。不光光是因为诺兰,更因为它对我思想的巨大改变。以前我看电影时总信奉这样几件事:英雄片永远只是英雄救美的故事;好莱坞大片里永远不可能出现高智商的悬疑剧情;英雄电影中,坏人永远是配角。。。我无法说《黑暗骑士》改变了我多少,应该说是全部。我从没那么喜欢过以个英雄电影,也从没那么喜欢过一个英雄。蝙蝠侠——现在人眼中绝对的高富帅。。。布鲁斯韦恩有他父亲留给他的万贯家产和巨大的家族企业,他是上流社会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一表堂堂,再加上克里斯蒂安贝尔188的大高个儿,有哪个超级英雄能比呢?但其实,从美国英雄的境遇来讲,蝙蝠侠真的很卑微,他本身没有超能力,不像超人一样可以一己之力抬起整艘邮轮;他也没有一帮有着超能力的死对头,不像蜘蛛侠每部电影换好几个敌人来打。。。虽没有这些,但这也许正是蝙蝠侠最吸引我的地方,蝙蝠侠并没有被诺兰所神化,反而给人的却是一种亦邪亦正,忧郁神秘的感觉,而与其他英雄不同的是,诺兰更加细致的描写了蝙蝠侠的内心世界,诺兰告诉影迷,蝙蝠侠给人的那种狂躁与一丝的不羁是有理由的,比起先前的蝙蝠侠,这个蝙蝠侠更精致,更立体,更有个性。。。当然,光有这些是完全不够的,虽然贝尔把蝙蝠侠演绎的如此完美,但没有人愿意光看到英雄光鲜的一面,蝙蝠侠并不是百战百胜的,他有着一个所有英雄最可怕的敌人,一个电影史上最成功的反派角色,他最敬佩的敌人——小丑。我可以的去看了前几部的小丑形象和动画片中的小丑形象,小丑是一个神经质的角色,但多少代有些喜剧的色彩,小丑仿佛只是一个驱壳,只有这一个永远搞破坏的脑子,而没有他真正人性的一面。而人性正是诺兰所最擅长描写的,他把小丑本来的外表光鲜,转移到了他内心的绝望,把本身的戏剧化改成了黑色幽默。。。比起老版本,特别是杰克尼克尔森那版的小丑,我只想说,希斯莱杰这版更加鲜活,更加绝望,它能被世人记住是因为他表现的不是让民众生畏,而是真正的让蝙蝠侠生畏。。。老版小丑的定型很重要,但真正要去做的,是后人的超越,希斯莱杰做的很棒!小丑本身是一个反社会的人,他对社会的报复是通过蝙蝠侠来完成的,对于希斯莱杰的演绎,他的每一个表情和每一个语调都透露出一种绝望,一种阴暗面,而不是一个单纯喜剧角色。希斯莱杰的小丑不会永远笑着,但他的笑容时刻在脸上的,他对于笑的痛恨比任何人还深,希斯莱杰演了出来。。。以至于最后所有人都成为了配角,即使是蝙蝠侠。。。从贝尔首映式上的表情中,我们看到的不光是他对希斯莱杰的缅怀,更多的是他从言语中所透露出的屈服,他知道当电影上映之后,有一个锋芒会盖过蝙蝠侠的风流倜傥,那是小丑的那脸上的疤痕,是小丑在警察局中的鼓掌,是当蝙蝠侠已经知道完败,被倒挂在楼外的小丑那放荡的笑。。。我相信,没有人再敢去演小丑了。。。就连杰克尼科尔森也一样,当他得知小丑会出现在蝙蝠侠前传2,而自己并没有收到诺兰的演小丑的邀请时,本身就放荡暴躁的尼克尔森,当众爆料,他不会去看新版的蝙蝠侠,而且他相信不会有人比他更适合,更能演好小丑!但当电影上映后,我相信在如潮水般的呼声下,他还是看了。而且从那以后,尼克尔森再也没有张开过嘴,去评价这一届小丑。。。我想他应该已经收回了他原先说过的话,他也认可了希斯莱杰。。。可以这么说,没有希斯莱杰,就没有这个小丑,没有这个小丑,就没有如此成功的电影。人们都在唏嘘,希斯莱杰的英年早逝,也许他如果还活着,我们还能在《蝙蝠侠3》中看到小丑的表现。但所有人也都知道到,小丑角色的成功,是希斯莱杰用生命换来的!希斯莱杰用生命换来了10亿美金的票房,他用生命换来了一座奥斯卡,他用生命换来了所有人的尊重!!!火光越亮的蜡烛,就熄灭得越快,所有拥有傲人英气的生命,都如同流星一般,转眼即逝。。。一部成功的电影也如同流星一样,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也许多少年后,又会有新的蝙蝠侠进入到我们的视野,也许他会比这一部更加精彩,但诺兰、贝尔、以及希斯莱杰所创造的神话已经无法复制。。。感谢诺兰!感谢蝙蝠侠!感谢小丑!他们所演绎的并不仅仅是一个英雄的故事,他演绎的是一个人性、正义与邪恶的碰撞。这部电影是有灵魂的,他可以被人唾弃,也可以被人推崇,但它是一部拥有历史意义的影片!也许第一部蝙蝠侠是英雄梦的开始,那蝙蝠侠前传2绝不是英雄梦的结束,他只是又一个开端,一个21世纪的新英雄主义,并不是正义才是英雄,英雄就预示着正义!蝙蝠侠,一个永远在黑夜中穿行的孤独身影,会一直孤独下去。。。因为他永远没有了敌人,他只能用自己的行动,找回自己存在的意义。。。

蝙蝠侠:侠影之谜

                                                                                      

作为三部曲当中的第一部,侠影之谜讲述的是布鲁斯·韦恩成为蝙蝠侠的坎坷经历。整部电影紧紧围绕“恐惧”这一主题来推动情节的发展。因为主人公年幼时掉落井中,黑暗中的蝙蝠给他留下了深深的恐惧。而他和父母在看歌剧的时候,因为场面让他联想到蝙蝠,于是他想离开剧院。刚出剧院他们一家遇到持枪歹徒,歹徒杀死了他父母抢走了母亲的项链。至此,一个非常充分的动机呈现在我们眼前:

 

为什么恐惧?年幼时井中经历。

                                                                                   完

恐惧的后果?间接导致父母的死。

                                                                                                                                         2012.6.8

父母被谁杀死?持枪歹徒。

本文由皇家赌场娱乐官方网站发布于每日更新,转载请注明出处:诺兰执导的蝙蝠侠三部曲,黑暗骑士——有灵魂

关键词: